抗癌药降价大戏上演:三大看点

2018-08-14 来源: 赛柏蓝 407

最近有两则涉及抗癌药的信息比较耐人寻味。

第一则,8月9日,陕西省卫计委下发了《关于召开省际联盟进口抗癌药品专项采购工作研讨会的通知》,包括陕西、内蒙古、宁夏等12个省(区)齐聚研讨《省际联盟进口抗癌药品专项采购议价方案》和《省际联盟进口抗癌药品专项采购工作方案》;第二则,继部分省级抗癌仿制药医保支付标准调整后,国家医保局办公室、人社部办公厅、卫计委办公厅联合下发文件,对国家谈判抗癌药品医保支付标准和采购价格也进行了调整。

抗癌药降价,“活脱脱”正在上演的“一出好戏”!

“好戏”精彩有三:

 

草灰蛇线,国家示范降价。

今年5月1日起,进口抗癌药品关税降至零,同时原来16%的增值税可选择按3%简易纳税征收。对抗癌药减免税政策具体内容包括:“进口抗癌药零关税、部分进口抗癌药按3%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、企业可选择按照简易办法依照3%缴纳流通环节的增值税”三个方面。

但三个月过去,税降了,部分省也采取了许多措施降价,但许多医疗机构却没有感到价格下降,部分患者也没感受到调价的实惠,原因一方面是价格传导到终端需要一段时间,另一方面则是有些省已经“动”了,但还是有少数省份“动作”不明显。

于是,国家示范性的对相关谈判药品进行降价,既是表明一种降价的坚决态度,也是无声地督促相关区域抓紧落实降价措施。

 

珠胎明结,区域联盟联合降价。

区域联盟进行联合降价,本不是什么新鲜事物,前有三明联盟,后有四省一市,去年至今,广东湖北联盟、重庆甘肃联盟又抢足了眼球,但海枯石烂的“海誓联盟”在“抗癌药”这个敏感面前,却显得有些踌躇顾虑——国家医保局刚刚组建,各地医保局即将陆续成立,“观望观望”、“再稍等等”的氛围是有的。

用某省级药品集采领导的原话讲,国家医保局助推区域交易要有四要素考虑:要有跨区合作基础、要有战略伙伴资源、要有组织实施能力、要有主动配合意愿!

此话一点不虚,以此次陕西牵头组织相关会议来看,12个地方大多数是西部省份,各省病种和用药结构具有一定相似性,分析人士告诉笔者,“建立同病种、同品种的跨区域采购联盟,使区域性抗癌药采购范围更为精准、采购规模更为具体、同时也为企业提供了精准的目标市场,降低企业市场营销成本,更有利于促进降价”。

 

敲山震虎,企业主动降价。

在国家降税、地方要求企业申报的背景下,有的聪明企业不等相关省份发布通知,第一时间主动申请降价。提前降价,一方面可以占领相对优势的政策正确高地,体现社会责任感,另一方面主动降价,也会为下一步省级、省际的招标采购降价做好铺垫,毕竟,人们总是同情“弱者”的。

对于抗癌药来说,降价是铁定的,以价换量是可能的,没有更低只有最低是符合政策精神的。

根据电影的推进方式,往往影片最后会放一个彩蛋,那么,抗癌药降价这部好戏的彩蛋是什么呢?

那就是刚刚公布的《2018年度江西省抗癌药专项集中采购实施方案(征求意见稿)》,在这份意见稿中,对采取双信封制公开招标采购入围商务标的产品,同一目录分组的按照经济技术标评分,划分为两个竞价组(≥75分为第1竞价组,<75分为第2竞价组),此次经济技术标份量最重的40分一栏中,江西直接借鉴近两年杀价的流行方式并略有创新,赫然将“化合物专利药品、原研制药品、仿制药参比制剂、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药品”四项并作一列,同时规定,已享受税收减免政策,无特殊原因拒不降价的,取消采购资格。江西已经给试图不降价的药品提前敲响了警钟。

无论是国家、省际、省级开始对抗癌仿制药品进行降价,最终的靶向,其实还是瞄着原研药(原研药内心再受一万点苦涩爆击),最终达到一石四鸟的效果(仿制药提前调价、原研药被迫主动或被动降价、消费者获益社会各界满意、医保资金得到有效控制)。

抗癌药降价只是一个阶段性的过程,通过抗癌药降价总结提炼下一步药品采购的经验,这才是真正的大戏。所以,从这个角度来讲,这一出好戏还没有结束,因为,“好戏在后头!”

 

 

 

责编: editor
分享到: